创世记:圣经的作者都相信它是真实的历史

「上帝创造了万有,这才是最重要的事,不是吗?」

作者:Jonathan Sarfati
译者:林梅英(Marian Lin)
校对:高春得;杨文萱
文章来源:Creation28(2): 21–23, 2006

是否曾经有人这样告诉过你:「你完全没抓到事情的重点!圣经创世记这卷书的目的是要教导我们上帝是创造主。我们不应该为这些创造的小细节而分裂。创世记是要教导我们有关『谁』创造万物,以及『为什么』要创造万物的神学真理,而不是『如何』以及『何时』创造。」要不然他们还会跟你说:圣经是一本有关信仰与道德的书,而不是历史书。

Sun rise

显然地,如果创世记里所记载上帝创造的细节不能相信,那么我们为何还要相信上帝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毕竟,耶稣就曾经对尼哥底母说过:「我对你们说地上的事,你们尚且不信,若说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约翰福音3章12节)

所以,假如创世记所记载有关地上的事,比如地球的年龄、地球上万物的创造顺序或是曾经淹没地球的大洪水等事都不足以采信,那么我们为何还要相信谁是创造者如此天上的事呢?

况且,批评者还忽略了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创世记所记载的是真实的历史,这就是为什么圣经其它书卷的作者都把创世记所记载的事件、人物、时间顺序视为史实,而非比喻、诗歌或寓言。

圣经其它书卷是怎么说的?

对耶稣而言,亚当和夏娃被造的独特和年代具有重要意义

耶稣教导有关婚姻的问题时,祂说道:

但从起初创造的时候,『上帝造人是造男造女 …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马可福音10章6–8节)

这里,耶稣引用创世记1章27节2章24节,内容是有关于上帝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他们是第一对夫妻,而这就是今日一男一女的婚姻基础;既不是一男配一男,也不是一女配一女,更不是两人以上的组合。进化理论却教导我们:人类是从类人猿生物进化而来的。

耶稣说到二人成为一体,那是因为夏娃是从亚当的身体造出来的,而说到一个男人必须「离开」父母,那是因为亚当被造之时并没有父母。此外,耶稣也说到亚当夏娃是「从起初创造的时候」被造的,而非几十亿年以后才出现。

亚当夏娃,是上帝在不久前的创造,也是婚姻的基础。很少有基督徒能够像耶稣所教导的那样挺身捍卫婚姻的基础,然后他们却又纳闷不解为何现代社会里婚外情、婚前性行为、同性恋等越轨不正常的罪恶行为愈来愈多,甚至在教会里也是。

对上帝而言,创造周的时间架构具有重要意义

上帝亲自用手所写下的十诫,其中第四条诫命是:

「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

祂的理由是:

「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

很显然地,创造周的时间架构具重要意义的,否则这条诫命根本毫无意义。假如创造周的每一日所指的是漫长的时间,那么按照这样的逻辑,我们工作的时间周期也应当一样,但是「劳碌做工六十亿年,休息十亿年」似乎一点也不合常理。

对保罗所传的福音而言,亚当犯罪而带来死亡具有重要意义

Ark

在哥林多前书15章里,保罗对着曾受他教导的人讲解福音,而这福音的核心就是耶稣的复活。他解释为什么耶稣来的目的是死:

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 经上也是这样记着说:『首先的亚当成了有灵的活人』;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哥林多前书15章21–22, 45节)

保罗解释福音(也就是「好消息」)是人类需要的,因为坏消息是:我们的祖先亚当犯了罪,把死亡带给了全人类(罗马书5章12–19节)。因此,末后的亚当,也就是耶稣,祂活出一个无罪的生命,为我们的罪受死,并且从死里复活,藉此以修复亚当犯罪所毁坏的一切。

此外,耶稣肉身从死里复活,(有骨有肉的从坟墓里复活,留下空坟(路加福音24章39节)),因为亚当犯罪所带来的死亡也包含肉体的死,因他本是用尘土造的,仍要归于尘土(创世记3章19节)。

有些人受到进化理论的影响而产生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死亡早在亚当犯罪前就已经存在了,但这样的看法其实是在毁坏福音的根基。

对路加而言,耶稣的家谱具有重要意义

在路加福音3章,路加记载耶稣的家谱,从马利亚一直追溯到亚当。里面没有丝毫暗示其间有中断,显示为历史人物终,而神话人物始;家谱中所提到的人物从头到尾全部都被视为历史真实的人物,没有一个是虚构的神话人物。这家谱也包括了亚当本人,他是上帝直接创造出来的,不是由一长串类人猿的祖先或是池塘水面的浮渣进化演变而来。(路加福音3章38节)[译者注:进化论者认为最原始的生命形态是从池塘水面的浮渣产生的。]

耶稣的家谱也是保罗传教的重点,更是赎罪祭的核心。先知以赛亚曾说到将来的弥赛亚(也就是救赎主),其字面上的意义就是「男性亲属之救赎者」,意思就是救赎主与被救赎的人有着血源上的关系。(以赛亚书59章20节,经节上所用的字,希伯来原文是גוֹאל (gôēl),该字也被用来描述波阿斯路得的亲属关系。)

希伯来书也解释耶稣为了救赎人类,亲自成了有血肉之躯的人的样式,而非天使的样式(希伯来书2章11–18节)。因为只有这样,人类才能与末后的亚当(也就是耶稣)有血源上的关系,所以只有亚当的后代子孙[也就是人类]才可以获得救赎。

所以,如果有人不认为创世记里的历史记载有什么重要性,那么就问他们要如何去跟澳洲原住民传福音?如果这些原住民真的已经在澳洲定居有四万年之久了,(这是依据相信地球是古老的人所接受的碳14测年法所测出的年代),他们怎么可能是亚当的后代呢?他们又怎么可能跟基督有血源关系呢?所以,他们如何得救?可是真的有一位受到达尔文进化论影响的牧师,竟然宣称澳洲的原住民尚未进化到可以向他们传福音的程度!1

对约翰而言,该隐和埃布尔的历史真实性具有重要意义

使徒约翰曾这样教导:

不可像该隐;他是属那恶者,杀了他的兄弟。为什么杀了他呢?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兄弟的行为是善的。」(约翰一书3章12节)

约翰在教会教导善与恶的时候,他引用的例子是创世记里所记载该隐谋杀埃布尔的故事,他把它视为一件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恶行。

耶稣也相信埃布尔是世上第一个被谋杀流血而死的人,而且祂说整个旧约所记载的历史,从埃布尔的血起,直到最后一位先知撒迦利亚的血为止,这一切的罪都要归到这不信的世代了。(马太福音23章35节

此外,希伯来书11章也列举了一些信心的伟人,例如埃布尔以诺挪亚。没有任何暗示说他们的真实性略逊于其它圣经人物。

对保罗而言,创造的次序具有重要意义

保罗在教会教导很多有关男人与女人角色的问题,他是用创世记的历史记载来给予明确的界定,他写道:

起初,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并且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哥林多前书11章8–9节)

由此可看出,保罗接受创世记所记载的历史:上帝创造了第一个人亚当,他还为已经造出的陆上脊椎动物命名,然后上帝才从亚当的肋骨造出夏娃来,(所以她绝对不是从女猿人进化而来的!);保罗在后面又指出:

然而照主的安排,女人也不是从男人独立出来,男人也不是从女人独立出来。因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生;但万有都是出乎上帝。」(哥林多前书11章11–12节)

这里,保罗也是依据创世记而写的,创世记记载亚当将他的妻子取名为夏娃,因为她是「众生之母」。(创世记3章20节

保罗对他的学生提摩太的训示里更是直接地引用创世记,他重述道:「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提摩太前书2章13节);接着,在下一个经节里,保罗教导创世记3章也是历史事实,他说:「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

对耶稣和彼得而言,挪亚、大洪水以及方舟具有重要意义

耶稣把祂将突然再来为要审判全世界的这件事实,与挪亚的时代相比较:

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样。那时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洪水就来,把他们全都灭了。」(路加福音17章26–27节)

这里,耶稣挪亚视为一个真实人物,方舟也是一条真的船,而大洪水也是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一场大灾难,这场灾难把当时方舟外所有的人类都灭绝了。

彼得同样地也用大洪水来警告世人将来要临到的审判,他甚至描述那些「好讥诮的人」的特征之一就是故意忘记两件事:一是世界被造是从水而出、藉水而成的;二是挪亚时代的世界是被水毁灭的。(彼得后书3章3–7节

但是如果我们否认大洪水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事件,那么也就不必相信将来会有审判了。如果大洪水只是区域性的灾难,仅限于美索不达米亚地区,那么当时人们只要移居海外就能逃离那场灾难了,如此逻辑推理,罪人只要远离伊拉克,就能轻易逃脱将来人子的审判了!

结论

以上只是圣经其它书卷的作者把创世记视为真实历史的少数几个例子而已。的确,这些因圣灵启发而写圣经的作者,都把创世记所记的人物、事件和时间视为事实,而不仅仅只是文学作品或神学的理念而已,而且这些历史的事实是教导信仰与道德的重要根基。

参考数据

  1. Grigg, R., Darwin’s quisling, Creation 22(1):50–51, 1999. 回上一頁